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一以当十 >

【王菲夜妆】夜妆

时间:2019-03-17来源:气吞山河网

作文「夜妆」共有 7262 个字,其中有 6407 个汉字,0 个英文,13 个数字,842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第1篇:夜妆

淡紫色的花瓣飘落在城墙下,

一抹月光倾斜在那方米大的有紫檀木香的小屋里,

娇弱若如风,

一颦一笑,胭脂淡扫,

额头上的微黄的铅粉渐渐铺开,

象牙色的脸庞,

轻轻一描,

或浅或深,

将眉涂成清秀远山,

瞳仁越发明亮,

宫车过也;辘辘远听,

缦立远视,而望幸焉。

倾城间一晃三十六年……

手执殷红,

指尖滑落之间,

是那么细,那么宽……

微黄的灯光,

镜中的女人宛若当年,

云鬓花颜金步摇,

步履轻盈,珊珊作响,

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宫粉黛无颜。

第2篇:第一章 夜妆

 乔伊半躺在床上,手里握着遥控器。望着电视里的脸,她忽然觉得那个化了妆的女人有点儿陌生,仿佛是一个与己无关的人。据说一个人的梦境就是另一个人的现实,乔伊愿意相信这种说法。她说话的样子挺好看,眼神明亮,皮肤也好,在画面里有一种粉嫩的色泽。她黑黑的头发顺滑地贴在脸的两边,巧妙地掩饰了她脸有点儿圆的特点。她身材小巧,中等个儿,她的脸固然美丽,但不知怎么,总归有几分孩子气。

 “我是谁呢?”

 乔伊半躺在床上问自己。她今年已经29岁了,

 眼看着年龄一天天逼近30,这一年将发生什么,她一点预感都没有。主持人不过是一个过眼云烟的工作,节目做得再好,播一两遍也就过去了,录节目的带子往资料柜里一扔,谁还会记得它呢?

 有时想想,倒是和男人在一起时的那种感受,会让她感到真实,男人的手,是实实在在放在她胸口的,那里有两座火山。那致命的揉搓,很快让她有了欲死欲仙的感觉,头发飘荡起来,身体在暧昧的光线里来回摆动,像是要摆脱掉电视里那个不像自己的女人,变回真的自己。

 “把电视关了。把衣服脱了。”耳边响起一个清楚的声音。

 乔伊和男友睡在一起,他们这样睡已经两年了,一切差不多都已经习惯了,要不是因为那次旅行,乔伊有可能跟男友宁浩结婚,他们的事是因为城市的一场白色瘟疫拖下来的。

 那场瘟疫突如其来。

 4月的一个晴朗的日子,乔伊与电视台的几个同事,正在云南旅行。乔伊是家喻户晓的电视节目“乔伊秀”的节目主持人,她在她所做的那一行里很有天分,短短几年时间,就从一个天真浪漫的中文系女生,变成了一个成功的电视节目主持人。

 云南之行是部门主任张晓光刻意安排的。在此之前,乔伊和同事小夏都蒙在鼓里,她们还以为是一年来工作出色,电视台奖励她们,出钱让她们出去玩。

 其实,这是一趟公私结合的旅行,主办者张晓光是有私心的,他一直在暗中喜欢乔伊,却苦于没有机会接近她。这次去云南,他信心十足对他的朋友赵楷说,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

 赵楷是上面部里的文化官员,人长得高大神气。他对张晓光的话只当玩笑,并没有往心里去。

 从北京到云南的飞行时间将近4小时。

 他们陆续上了飞机。小夏说,她坐飞机一向头晕,张晓光就说,那我跟你换个座吧,我这里靠窗,可能坐得舒服些。小夏拿着她的包,从座位上站起来,她的身体在空中晃动了一下,看上去好像真的不舒服似的。

 乔伊就问:“哎,小夏,你没事吧?”

 小夏的脸色白得像纸,不过她说:“我没事,就是有点儿恐高症。”说完她便像一片轻盈的白纸那样,“倏”地一下从人缝里钻过去。飞机的轰响声很快响起来,飞行人员可能在检查发动机及其癫痫治疗哪个医院比较好他仪表盘,飞机静止着,却发出比飞行时更为强大的声响。

 乔伊正在翻一本关于旅行的书。那本书很厚,拿在手里却软而轻,里面有部分章节是关于云南的,另一部分关于西藏。乔伊先在纸上畅游一番。张晓光不知什么时候坐到她身边来,她只觉得胳膊一热,有人用近乎耳语的声音对她说:

 “乔伊,在看什么书?”

 她把书皮翻过看,朝他那边晃了晃。

 “《藏地牛皮书》,噢,那本书我也有一本,就放在办公室——”

 乔伊看了他一眼。

 飞机就要起飞了,张晓光提醒乔伊系好安全带。由于飞机轰鸣的声音极大,张晓光不得不贴近乔伊的脸跟她说话。乔伊觉得整个右脸颊都在发烧。她把脸扭向一边,希望飞机快点飞起来。

 张晓光的左臂一直靠在乔伊的右臂上,温热、持久,就像一只温度稳定的恒温器。乔伊很想将她的胳膊挪开,可在狭小的空间里,任何一点动作都会被无限放大。乔伊不想让张晓光感觉自己小气,她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保持原来姿势不变。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起来,轻微的颠簸使张晓光靠着乔伊的那一侧身体在一瞬间变重,他轻瘦的身体忽然间有了山的重量。乔伊在飞机离地那一刻,意识到某种以前从未有过的压力。

 茶,或者咖啡

 张晓光对乔伊的追求是在飞机的封闭空间里开始展开的。这次旅行他已经计划很久了,他是那种计划性很强的男人,任何事都要有一个周密的计划才能开始行动,他最喜欢做工作日记,手边各种精致的手册不下十本,里面写满细密的小字,其中包括乔伊的名字。

 一年以前,张晓光跟妻子十分友好地离了婚。他们没有孩子,挥挥手各自都走得十分潇洒。

 张晓光回忆起妻子顾倩倩来,她的脸就像打着柔光的一只瓷碗,总是泛着一片虚幻的光。虽然一起生活了两年,丈夫仍然无法看清妻子的真面目。

 顾倩倩是一家文艺出版社的编辑,一天到晚生活在杜拉斯《情人》的氛围里,喜欢那部电影和小说,谈起实际问题来却显得疏离和隔膜。她最初对于张晓光的吸引力在于她的气质。顾倩倩的气质与电视圈的女人不同,不像她们那样浅薄。她喜欢坐在幽暗的光线下谈艺术,不喜欢油盐酱醋。

 张晓光第一次遇见顾倩倩,是在朋友家的客厅里。她穿一件紫色短袖细腰的衣服,黑裙,气质不俗。

 他们一起听汪峰的歌:

 “我感觉冷,我感觉疼,你看那车辆穿梭,就像寻找什么。它们就像我们的命运……无论怎样,我们都是这美丽世界的孤儿。”

 跟她分手的那天下午,他俩坐在一家酒吧里,最后一次谈话,原本还想最后吻一下,耳边突然响起这首歌,就像命运的某种巧合,两人先是一愣,然后轻轻地笑了。

 男的说:“这么巧?”

 女的说:“是啊是啊。”

 就不再说什么了,等待那最后一刻的到来。

 离婚手续在两天前就已经办好了,他们现在只是举行一场只有两个人的告别仪式,他们是很浪漫的人,都说分手后仍是好朋友,其实心里明白,从今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他们在一个喧闹的地方分手,那地方正好是一个斜坡,他让她先走,她转过脸来冲他笑笑,小声说:“那就再见了。”

 其实,她只是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对张晓光来说,她从来都是一个虚幻的手势,一个美丽的、生活在纸上的女人。

 “真没想到,跟你谈了那么多关于她的事。”

 张晓光对身边的乔伊说,他极少跟人谈起他的过去。这时候,空中小姐推着摆满瓶瓶罐罐的小车,一边给客人倒茶,一边缓慢前行。

 “茶,还是咖啡?”

 “来杯咖啡。”

 “那我也是咖啡。”

 他喝咖啡的时候,把那条紧靠在乔伊身上的胳膊拿开了,乔伊觉得一阵轻松。

 “你爱不爱你曾经的老婆?”乔伊吃东西的时候,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爱又怎么样,不爱又怎么样?”张晓光反问。

 乔伊将一小块面包掰碎了,放进嘴里,说:“没什么,随便问问。”他们各自打开餐盒吃东西。餐盒里有各式各样的小点心、水果和装在得了癫痫病该怎么治疗效果好小圆盒里的果汁。她觉得吃东西比跟身边这个男人聊天更愉快。

 他一直在说话,他说他简直吃不下任何东西。他一直在说那个女的,他说倩倩走的时候,穿什么颜色的衣服。说她走路的样子。说她喜欢的诗人,说她留在家里的诗集。

 乔伊很想插一句,既然你觉得她美若天仙,那么你们干吗还要分手呢。但她还是忍住了,因为若真是那样做的话,会很不礼貌的。飞机在云层上空飞行,乔伊尽量不去听那人唠叨,眼睛不时地望着窗外,外面是千奇百怪的云。

 一间看得见未来的酒店房间

 有时候,生活就像从飞机上看到的云一样,千变万化。乔伊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年,她的生活将发生重大变化。她的城市北京,也将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白色瘟疫。

 飞机终于抵达昆明机场。

 乔伊看见昆明的天蓝得透明,隔着机场的超大玻璃窗,她不断朝外张望,她感到自己已被一个巨大的蓝色透明体包裹起来。站在传送带旁等行李的时候,小夏面色苍白地走过来。她身边是高高大大的赵楷。乔伊问小夏头晕好点了没有,小夏垂下眼皮低声嘀咕了句什么,她的话声音非常小,乔伊和赵楷都没听清。

 大伙拖着带轱辘的行李箱三三两两走到机场外的停车场。外面的阳光很刺眼。乔伊听到自己箱子的轮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咔咔响声。她穿了一条红色的布裙子,有点迈不开步,她听到走在身边的张晓光不停地在跟她开玩笑,然后张晓光把她的拖箱一把抢过来,一溜小跑地走到前面去了。

 车子开起来人们才发现小夏不见了。

 刚才正乱着,被擦得锃亮的旅行大巴闪着蓝莹莹的光亮,汽车腹部的门如机翼那般张开着,里面黑森森的,行李被一件件丢进去,然后由司机“啪”地一声将行李舱的门落下。

 乔伊上车后并没感觉有什么异常。她是在汽车开动起来约5分钟之后忽然想起小夏来的。她扭过脸问坐在后排座上的张晓光:“看见小夏没有?”

 “小夏?刚才取行李的时候我还看见她来着。”

 赵楷也说:“是啊,取行李的时候,她在我旁边。”

 司机听到大伙的议论,放慢车速问用不用回去找人。赵楷建议先把大家送到酒店,再回头去找小夏,张晓光有些担忧地自语道:“人怎么会丢呢。”

 车窗外的昆明街景一闪而过。

 小夏的突然掉队给大家心里带来不快,尽管窗外的景色很美,可大伙全都一言不发,车内的空气有点闷。车窗外的昆明阳光充足,到处都是明晃晃的阳光和漂亮的叫不上名来的植物,楼房阳台上摆满各种颜色的小花。行人神情满足地走在街头,双眸明亮,面色黧黑。

 15分钟以后,当他们到达昆明锦华酒店的时候,他们发现小夏已微笑地坐在房间里,看上去已经洗完了澡,化完了妆,精神特别好。张晓光记得这之前并没有人告诉过她要住哪家酒店,就连他这个组织者到昆明之前也不知道,小夏是怎么知道的呢?

 小夏说这是一间看得见未来的酒店房间,是专门为你挑的。

 乔伊在浴室里冲淋浴的时候,隐约听见小夏奇奇怪怪的声音,“看得见未来的房间”,乔伊站在不断涌出热水的莲蓬下面,蒸气弥漫,她几乎看不到自己的身体。隔着浴帘,乔伊听到小夏断断续续的声音。头上的泡沫越来越多,她已经无法确定小夏是否还在跟她说话,流水声把一切都掩盖了。

 乔伊穿着粉红色吊带睡裙从浴室出来,看到小夏正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把崭新的扑克牌。

 ——乔伊,你将爱上一个虚幻的男人。

 ——一个遥远的男人。

 ——一个不可能得到的男人。

 酒店房间里的光线幽暗极了,乔伊知道小夏故意要搞成这种气氛,好让人相信她的话是真的。

 乔伊盘腿坐在小夏对面,两个女人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电话铃响了。

 乔伊用食指点点两个床中间的电话,问:“是他吗?”

 小夏摇摇头说:“不是,我说的那个男人,他现在还没有出现。”

 “那要等什么时候才出现?”

 “大约四个月之后,那人就会出现。”

 乔伊拿起桌上的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里的人果然是张晓光,电话是从隔壁打来的,张晓光在电话里问她想不想一起出去散步。癫痫病去哪个医院治乔伊婉言拒绝了。

 夜里发生了奇怪的事,乔伊看见身穿透明白睡裙的小夏,像个魂儿似的在房间里游荡,并有轻轻的歌声伴随着她。又像是风声。这个季节应该没有风的。

 乔伊用酒店的白被单裹紧自己。她感到害怕。

 小夏的白裙子和酒店的白窗帘一起飘浮起来,在暗夜里发出“噗噗”的响声,就像一些白色的火焰腾空而起,在干燥的空气里焦灼地燃烧着。

 小夏走过来,走到乔伊床边。

 她俯下身,距离很近地盯着乔伊的脸。她们脸对脸,僵持很久,终于,乔伊听到有个声音在说:“起风了。起风了啊。”然后她听到有人拉动钢窗,发出令人头痛欲裂的声响。

 乔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走在一条很长的路上,簇新的路面上画着清晰的线,却没有人,也没有车。道路两旁立着奇怪的石柱,密密地排列着,就像两排直立着的、无脸的士兵。

 有个声音在空中响起,它告诉乔伊,这是一条通往成吉思汗镇的路。

 “雨过天晴后的草原,鲜草如嫩绿色的锦缎,锦缎上散落着白色的珍珠,那是羊群。那面写有‘碾北公路’的石墙,一边是龙,一边是马,它们分别朝向两个方向。”

 乔伊梦到了从未去过的地方,在此之前,她甚至从未听到过“成吉思汗镇”这个地名。

 一间看得见未来的酒店房间。

 梦见成吉思汗镇,是乔伊奇特命运的开始。至于小夏对乔伊命运的预言,乔伊根本没往心里去,“爱上一个遥远的男人”,怎么可能?乔伊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跟宁浩很好。”就算有另外一个男人追求自己,也不是什么“遥远男人”,而是近在咫尺的张晓光。

 魔球项链

 乔伊在丽江古城的一家饰物店里看中一串项链,项链是用黑色细绳索穿着的,镶着细致的藏银和蓝菱宝石,中间坠着一个仿佛是微缩地球般的蓝色魔球,乔伊一眼看上它,眼睛里放着光。小夏扭过脸来看乔伊的时候,发现乔伊已经把那只魔球项链戴在脖子上了。

 小夏说:“乔伊,你离未来又进了一步。”

 小夏说这话的时候,她的长发被一阵突然而至的风吹得动了起来。小夏有一头质地黑亮的长发,有丝质的光泽,长及腰际,看上去简直不像真人的头发。这个小魔女永远是黑色装束,桃红眼影,深色唇彩,皮肤雪白。她身上有一种令人琢磨不定的气质,乔伊和她虽是同事,但两人的关系若即若离,并不真正了解对方。

 “你说什么未来?”

 乔伊望着狭长镜子里那个戴项链的女人的脸,只觉得陌生。女人很年轻,额前斜留着一抹流海。女人天真地望着她,她也望着女人,仿佛镜中人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来自未来的乔伊。

 “乔伊,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乔伊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转过脸,看到青石板路上走过来两个男人。

 丽江古城的夜晚,到处亮着红亮的小灯,画店、银店、小吃店、酒吧,都被镶嵌在沉沉夜幕之中,灯光朦胧。脚下有水,反射着霓虹般的光亮。古城白日里清亮的流水,现在变成幽深的墨绿色,两对男女走在这清幽的意境里,自然生出那么一种情绪,仿佛他们是亲密无间的两对恋人,他们有说有笑地往前走,并不考虑要到什么地方去。

 赵楷和小夏两个人走在前面,

 张晓光和乔伊走在后面。乔伊在一家卖纸灯笼的店铺里站了三分钟,问了一下价钱,走出店门发现赵楷和小夏已经不见了。

 “他们呢?”

 “他们说他们先回去了。”

 “为什么?”

 张晓光说:“那还用问,没看见从飞机上开始,他俩就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张晓光又说:“你脖子上的项链哪儿买的?挺好看的。”

 “是吗?”乔伊淡淡地说,“刚买的。”

 他们在酒吧的露天座位上坐到11点,一杯接一杯地喝酒。聊天的气氛很轻松,因为他们事先说好了不谈工作,也不谈各自的私事。不断地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谁都以为他俩是一对恋人,人们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俩,就连他俩自己也都糊涂了,他(她)是谁?我是谁?我们为什么此时此刻会在这里……

 张晓光的眼镜在丽江迷离的光线里变得模糊起来,他的嘴一直在动,乔伊却无法捕捉到少儿羊癫疯治疗确切的句子。她听到他在说小夏赵楷、赵楷小夏,这两个名字出现的频率极高。这时候,张晓光接到一个电话,乔伊听到他说“我们还在外面……在酒吧喝酒……行,好,我明白”。

 他“哒”地一声合上电话,用手推了推眼镜,说道:“这下好了,咱俩无家可归了。”

 “什么意思啊?”酒已开始上头,虽然是度数很低的酒,但乔伊对酒精敏感,一喝就醉。

 张晓光用手指点了一下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道:“还不明白吗?他们让咱们晚点回去。”

 “可是我有点儿难受……”

 “没事儿吧你?”

 他把他的一只手按在她手背上,然后用力握了握。他拉起她,两人一起往回走。街上已十分冷清,人影稀疏。一只白色塑料袋被风吹得飞了起来,走一阵又落下来,撞到一棵粗树的树干上。

 从古城出来,他们在空旷的街头看到几个行踪诡秘的女子,她们身穿短裙,在街头张望。张晓光对乔伊小声说,这些女人可能是妓女。乔伊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还用问吗,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个意外的见闻增加了两人之间的默契,他们仿佛在共守着一个秘密,彼此交换眼神的时候,多了一点爱慕之意,特别是张晓光对乔伊,喜欢她简直喜欢到骨子里。

 他几次想要搂她,都被她巧妙地躲避开了。

 乔伊说:“我有男朋友——”

 乔伊说:“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乔伊说:“我们回去吧。”

 他们又往前走了一段,正好有一棵树的阴影斜陈在路面上。他搂过她来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唇。她什么感觉也没有,只觉得头昏。

 奇女子小夏

 与此同时,酒店房间里正在发生一场激战。

 赵楷把小夏领回自己的房间,在关上房门的同时,他们已经吻得难舍难分。小夏的后背紧靠在门上,身体与木门相摩擦,发出“沙啦啦”的响声。

 赵楷用力顶住她,仿佛要把这个长发女子顶到房门外面去。他揉弄她的满头长发,长发在他指尖如细碎的流沙般纷纷滑下。他吻她的额头,吻她的眼睛,一只手盲目地摸索着,解开她黑色绸衣胸口的两粒纽扣。

 他把一只手探进去,按在她胸上,小夏的呼吸急促起来,身体如水中的水草那样,波浪起伏。

 赵楷看见一片水草的海洋。

 他把柔软的小夏放到雪白的床单上,这才发现小夏的短裙几乎短到不存在的地步。她依旧穿着细带细跟的凉鞋,凉鞋十分性感地悬在半空中,就像两个独立存在的鞋子,在虚白的背景下突兀地呆着,好像玻璃橱窗里一对精美的凉鞋标本,没有人来穿它,它只有静静地等待。

 在赵楷眼里,小夏是一个奇特的女人,她的长发和黑衣从一开始就吸引了赵楷的注意。她那件黑绸衣尺码很小,紧紧地裹住与她身材比例有些不相称的胸脯。她属于那种身材娇小的女人,胸部却出人意料地丰满,赵楷一向喜欢胸脯长得出色的女人。

 奇女子小夏,从一上飞机就坐在赵楷旁边。她是跟人换了座位特意坐过来的。赵楷看得出来,这女的喜欢自己。飞机在云里雾里穿行,身旁的女子长发半掩住两边的面孔,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她讲述她自己,用的也是一种云里雾里的语言。她一会儿说她喜欢幻想,害怕见到陌生人,一会儿又说她对自己现在的工作不满意,她希望自己将来能像乔伊那样,当一个出色的主持人。

 在谈到她至今为什么单身一人的时候,她说话的音量明显提高了,她显然很喜欢谈到这个话题。她说虽然她没结婚,但她比许多已经结婚了的女人更了解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她的样子显得很大胆,仿佛暗示着什么。

 果然,在她的描述中几个潜在的追求者逐渐浮出海面。她对男人的爱好似乎颇为广泛,在交往的男人中,有一个名气比较大的导演,目前被媒体吹捧得正凶,但就风格而言,赵楷一点儿都不喜欢他,但他不敢说什么,以免被人误解,以为他在妒忌。

 在飞机上,她还提到另一个追求她的男作家,那个男作家似乎名气并不大,远不如文坛上那几个活跃的女作家那么出风头,但小夏还是很看重那个男作家的作品的,在飞机上说了人家一大堆好话,末了又说,不过我是不会跟他好的。她这一通自相矛盾的表白,倒把原本清醒的赵楷给弄糊涂了。

夜妆相关推荐:

上一篇:【我的青春我做主演讲稿】我的青春我做主

下一篇:【社区文化节活动主题】社区文化节活动方案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